中國視點

449天,順風車北京上線首日體驗:等了一個多小時無人接單

日期:2019-12-26 標簽:管理員 來源:投資界

      歷經449天之后,北京滴滴順風車終于重新上線。


      12月23日,滴滴順風車歸來首日,記者體驗了一把久違的順風車叫車。當日下班后,記者從5點40分左右開始預約滴滴順風車,起點是朝陽區國航世紀大廈,終點是西壩河中里社區。


      從價格來看,這一趟行程順風車只需12.5元,相比快車的18元來說確實便宜不少。不過之前,滴滴新推出的拼車只需要9.2元。顯然,順風車在價格上的優勢已不太明顯。


      滴滴順風車平臺顯示,順路的車主大概6個左右,順路程度在90%到60%之間。但經過近一個小時的等待后,依然沒有車主接單,最后不得不放棄了乘坐順風車的打算。


      上線順風車背后,是滴滴對于收窄虧損的迫切需要,畢竟股東已經等得太久了。據格隆匯報道,今年10月曾有滴滴的一部分股東開始尋求把自己手中的股權變現,其中有兩位中國和美國的滴滴原始股東擬出售股份,分別按400億美元和430億美元的估值叫價。


      你叫到了滴滴順風車嗎?


      首日體驗:等了一個多小時無人接單


      12月23日9:00,久違的滴滴順風車業務終于再度在北京上線,這一等就是449天。


      在北京滴滴順風車上線的第一天,記者嘗試順風車業務,但在經過一個小時的等候之后,仍舊沒有司機接單只好作罷。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不是個例。不少用戶都表示等候很長時間都沒有司機接單?!拔衣撓盗艘粋€順路度90%的司機,但對方卻拒絕接單?!币晃慌笥褵o奈地表示。


      從乘客來說,在使用順風車功能之前,首先要花大致5-10分鐘時間完成人臉驗證、授權平臺收集和聽取形成錄音、乘客安全須知學習與測試、并確認同意《順風車信息平臺用戶協議》等多個步驟后才能發起出行需求。


      相比乘客,車主的認證流程同樣繁瑣。同樣需要進行人臉識別、常規線路設置、安全知識學習和考試等確認流程之后,才能進入邀請乘客環節。


      至于之前曾因男女性別引發巨大爭議的順風車服務時間,滴滴也進行了調整,限定為5:00-20:00,且訂單僅限市內中短途,里程需在50公里以內。此外,為了保證真正順路行程,避免給不法分子挑單的機會,在新版上線的順風車功能里永久下線了用戶的個性化頭像、性別、長文評價標簽等個人隱私信息。


      不過滴滴平臺防止司機挑單的解決方案,司機和乘客的意見褒貶不一。有司機擔憂:“萬一不順路給我指派了怎么辦?”


      同時也有人感慨,“現在平臺對乘客的安全保護程度高了,但是需要全程錄音,車主和乘客的隱私容易受到侵犯?!彪y怪滴滴總裁柳青曾在微博自嘲道:“自己在做‘一款最難用的順風車產品’,給朋友們心里添堵,心里也是覺得挺凹糟的?!?


      在為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滴滴順風車確實犧牲掉了用戶體驗,這無可厚非。但是,之所以有不少用戶在期盼順風車的回歸很大的原因在于順風車的價格優勢,能夠大大縮減用戶的通勤開支。


      然而,如今這一優勢正在消失。對于20公里左右的通勤路程來說,順風車相比拼車并沒有價格優勢;但同時滴滴又將順風車的服務里程限定在了50公里之內,大大減少了讓順風車原本優勢的里程區間。


      順風車大生意:滴滴一年凈賺9億元


      不敢全面上線又不愿放棄


      可以說,此次滴滴順風車業務的回歸相當低調。不難感覺到,滴滴對于順風車業務的重新上線,一直在克制與試探的邊緣徘徊。


      北京并不是滴滴順風車恢復上線的第一批城市,在此之前哈爾濱、太原、常州、沈陽、南通5座城市已經在11月20日相繼率先試運營。而此次和北京一同上線的城市還包括武漢、佛山、南昌、長沙,也就是說目前滴滴順風車的試運營城市已經擴展到了10個。


      早在2019年初,滴滴內部一度計劃今年三四月份恢復順風車業務。但隨著又一起悲劇的發生——2019年3月24日,常德的滴滴網約車司機被害身亡,滴滴恢復順風車業務的計劃隨即再度擱淺。


      滴滴在順風車領域的突然失位,讓市場上其他玩家看到了新的機會。嘀嗒、曹操出行、哈啰出行乃至高德地圖,紛紛宣布入局順風車服務。在沒有滴滴的順風車江湖里,幾乎出行領域的所有玩家一哄而上。因為大家都不確定,哪一天滴滴突然就回來了,現在能做的就是在滴滴回歸前竭盡所能的占據市場。


      畢竟,順風車作為出行領域中為數不多能夠實現盈利的業務,無論是誰都不愿意放棄。


      根據滴滴對外公開的數據,在順風車業務上線三年多時間內,服務了十多億次出行。截至止業務下線前,順風車的日訂單量達到100至200萬單,按滴滴全平臺的2000至3000萬單的日接單量來看,占比接近10%。雖然在訂單量上遠不及快車,但不需要對乘客和司機進行補貼,僅靠服務費便能實現盈利。


      有媒體報道,2017年,滴滴順風車的成交總額接近200億人民幣左右,凈利潤接近9億人民幣。盡管滴滴方面曾表示過數據并不準確,但順風車是滴滴唯二可以實現盈利的業務(另一項被官方宣布盈利的業務是滴滴代駕)是不爭的事實。


      柳青曾稱贊順風車是“滴滴里面很有亮點的業務”,并對當時的負責人黃潔莉給予了高度評價和認可。


      如果不是接二連三的慘劇,順風車一直被看作是滴滴最成功的業務之一。仍記得當時程維、柳青在道歉信中坦承,“我們的好勝心蓋過了初心。在短短幾年里,我們靠著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來證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這一切虛名都失去了意義?!?


      IPO之困


      滴滴已經無人接盤了?


      最終,滴滴還是趕在2020年的春節前上線了順風車。


      上線順風車背后,是滴滴對于收窄虧損的迫切需要。數據顯示,滴滴2018年全年虧損達到了109億人民幣,2017年虧損數字是25億人民幣。滴滴創始人程維曾公開表示:“自2012年起,滴滴從未實現過盈利。


      盡管持續虧損,但是滴滴并不缺錢。要知道,滴滴從成立至今,僅僅靠融資就獲得了超200億美元的資金。


      但是,不缺錢并不代表沒有壓力,尤其是上市的壓力,畢竟背后一眾股東們還等著退出。


      對滴滴來說,或許上市并不是難事。問題在于,如果虧損持續擴大,那即便上市也難免出現估值倒掛的現象,現有股東的利益依然受損。


      另一家打車巨頭Uber就是前車之鑒。和滴滴相似的地方是,Uber一直在虧損的泥沼里掙扎。盡管在幾年已經率先上市,可相比起巔峰時1200億美元的估值,Uber市值僅為519億美元,相對比此前估值的高峰,縮水了近6成。


      正因如此,滴滴至今對于上市仍按兵不動。除了重新開展順風車業務,滴滴還在近期剝離了短期內沒有盈利能力的自動駕駛業務,也被視為在為上市鋪路。


      但留給滴滴的時間似乎不多了。據格隆匯報道,今年10月曾有滴滴的一部分股東開始尋求把自己手中的股權變現,其中有兩位中國和美國的滴滴原始股東擬出售股份,分別按400億美元和430億美元的估值叫價。盡管已經在此前600億美元的估值上砍掉了1/3,但仍然找不到買家。


      恒大研究院最近發布的《中國獨角獸報告:2019 》顯示,滴滴最新估值為450億美元,較去年的600億美元估值下降了150億美元。即便估值降了,但有價無市仍是滴滴的現狀。


      最后誰會來接盤滴滴呢?

返回

上一篇: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中國資本市場30年第一次把“有韌性”加進來了

下一篇:四問科創板

關閉
關閉

搏實資本微信平臺

掃描二維碼,關注平臺

基金防偽驗證

請輸入您要查詢的基金全稱或簡稱:

基金介紹

查詢基金投資情況,請查看詳情鏈接到鏈接框

此基金不是搏實發行產品,本公司不對該產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請您注意風險投資。

通化大嘴棋牌刨幺下载最新 今天上海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上海福彩快3玩法 100送100真人百家乐4倍流水 陕西十一选五最高遗漏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 特变电工股票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今天晚上 双色球三角码